0%

游戏

前几天 ICLR ddl 可把我整了一顿。之前和同学聊天的时候聊到我的这个小博客,聊着聊着就又想写点东西了,但是后来又咕咕咕了。这次趁着 ICLR 结束之前通了 GRIS,就随便聊点游戏吧……

小时候老爸禁止我玩电子游戏,一点都不让碰,再加上我菜,手不行,情况一复杂起来就开始乱按,所以比较流行的游戏我现在都不会玩(DotA,CS,王者荣耀,魔兽,LOL 等等)。但是我后来遇上了几个喜欢游戏的朋友,在他们的影响下,我对游戏的好感度++,也找到了一些特别喜欢的游戏。

上上次回家的时候我和我爸两人玩游戏玩的日夜颠倒。我爸在玩 Badland,我忘记我在干啥了。有一次是我和我爸玩到早上十点,然后一起去睡觉。等我睡起来一看,我爸比我先起来,又在玩 Badland了……我还介绍了 Lifeline、Snakebird、Kingdom Rush 系列等游戏,但是我爸对 Lifeline 和 Kingdom Rush 都不太感兴趣,KR 系列可能是因为太 intense 了,注意力需要高度集中,不适合我爸这种休闲玩家。Snakebird 这款游戏我也很喜欢,下次可以和 Stephen's Sausage Roll 和 Baba is you 一起说。Badland 也不错,我在大一的时候和 hym 一起上课,老师讲的很无聊,于是我就看到 hym 在玩 Badland……

这次 bibi 的几个游戏都属于几乎没有文字的游戏,而且都有 iOS 版。

Gorogoa

这是我最喜欢的游戏之一,喜欢到推荐给了认为游戏是毒蛇猛兽的老爸,然后我爸也喜欢上了这个游戏 23333

高中的时候我同学,农的传人 ysq ,给我们看了当时的宣传视频,当时还是 2012 年。没想到过了这么久才发布,爷爷你等的游戏发布了.jpg

Gorogoa 通关不难。我第一次玩大概两小时通关,之后再玩的话半小时就差不多了,游戏时长不太够,但是并不妨碍我对它的赞赏。它最大的亮点就是玩法:通过四个小格里图片神奇的联动来一步步推进剧情,看了下面这个 gif 就知道玩法了。这个玩法非常有开创性,但是做起来又非常难:图片与图片之间得对齐,一张图片需要在两个都能完美衔接,这工作量可不小。手绘的图也让这个游戏的画风与众不同。

这里放上官方 trailer:(这个 trailer 里面居然有剧透 = =)

这个游戏讲述了一个少年小时候看到的 Gorogoa,之后一直在追寻它的故事。工作、战争、荒漠、时间,都没有阻挡这位少年的脚步。当集齐五色果实时,他却坠落深渊,难道注定不能解开 Gorogoa 的谜题了吗?最后当他再次回顾他的一生,填补心中的遗憾,他终于找到了他日思夜想的 Gorogoa。

所以 Gorogoa 到底是什么?我觉得就是少年的梦想。小时候的不经意的一眼,成了他毕生追逐的目标。在我看来,这款游戏也是游戏作者的梦吧。

Journey

这款游戏确实很美,但是我没有玩出这个游戏的精髓……我第一次玩几乎没有察觉的另一个玩家,硬是把这个游戏玩成了单人游戏……我第一次玩的时候只在一个峡谷里注意到一个小闪光,但是之后再也没注意到过了……所以给对这个游戏感兴趣的朋友提个醒,注意观察附近是否有一个和你一样的玩家。

这款游戏玩法和接下来的 GRIS 类似,都属于动作解谜类,不过能操作的动作都不多,除了走和跳之外就只剩长按来吟唱(?)。剧情上它讲述了一位身穿橙色长袍的祭司(?)执著前往那座散发光芒的山的故事。在大雪中爬山时最终体力不支倒了下去,却在白袍祭司的帮助下重获新生,最后到达了山顶。到了山顶后最后走的那条小道上,有很多个小符号,在四处飘荡,这可能是到过山顶的人留下的吧。走过那条小道,游戏结束,太阳下山,你也化成一颗流星,从山顶飞走,画面上一一呈现路上的你,看你爬雪山,登阁楼,过沙丘,最后回到了开始的地方,等来你的,又是一个新的 Journey。

整体色调非常温馨,这里放一个张官方图吧。

另外我在玩这个游戏的时候在一个地方被卡了……好像是刚刚逃过大蛇的追捕,带子被几乎被咬没了,甚至比默认都短,然后下一关需要带子长度至少要多少,我没那么多,所以怎么也上不去。附近找了一下没找到能加带长的方法……最后解决方案也很简单:关掉游戏再打开就行了。第二次再过这一关的时候就好了,一路上靠着山走,没再碰上大蛇。另外这游戏的操作我有点不适应,视角经常变化,任务行走方向我也控制不好,走着走着就歪了……

GRIS

这也是我最喜欢的游戏之一。音乐、镜头、画面都太美了,游戏性也不错,剧情我可能还得回味一下……

GRIS 的玩法也很简单,一开始是走,后面依次解锁变石头、跳、二段跳、吟唱等技能,然后用这些技能到达指定位置就行了。游戏难度不算高,也是几个小时就通关了(虽然我中间被卡了好几下),但是一局游戏玩下来,像是看了一场艺术电影。对比起 Journey,我更喜欢 GRIS 的镜头。当主角从高处一跃而下时,镜头流畅的往后移,人物开始变的渺小,城堡在前景中来来去去,太阳在背景里依旧如故。

GRIS 这个词的意思是灰色,整个游戏也特别强调色彩的应用。一开始整体灰色,后面则出现了红色的沙、绿色的树、蓝色的水、黄色的光。GRIS 的画风非常写意,这里放一个示例,看作者是如何渲染沙尘暴。

gris3

再来两张图,第一张图用大块大块的低饱和度勾勒出一个暖色的画面,第二张图则选用黑白两色的强烈对比,下半部分只有轮廓的倒映人影以及蝴蝶(鸟?),带有强烈的视觉冲击。

gris3

gris2

Monument Valley

这款游戏应该很著名了,中文名《纪念碑谷》。它玩法很简单,基本玩法是哪里想去点哪里,然后可以移动一些物品或者移动视角。它新颖之处在于对视觉错觉的巧妙应用。游戏里面很多地方致敬了 Esher 的画,这里放一张网上找来的对比图,左边为 Esher 的 Waterfall

esh er

官方 trailer 如下:

这款游戏不是第一个用这种视觉错觉的游戏。之前就有一款独立游戏 FEZ 有了类似的想法,不过 FEZ 更强调游戏性(解谜),而 Monument Valley 更强调艺术性(画面,剧情)。这款游戏的难度低于 FEZ,和最开始提到的 Gorogoa 差不多。想挑战更高难度的朋友可以考虑试试 FEZ 。

这款游戏不仅塑造了 Ada,也塑造了 Totem 和 Crow 这两个形象。Totem 不惜牺牲自己来帮助 Ada,Crow 虽然像是反派,但是既没做过伤害 Ada 的事,在有些情况甚至有用。说起来我在 Facebook 实习的时候看到了有人买了个实体的图腾放在办公室 233333

totem

另外再 bibi 几句,Journey 和 Gorogoa 都有 iOS 版,发行商都是 Annapurna Interactive。我看了一下,这个发行商有好几个质量高的小游戏。除了 Journey 和 Gorogoa 之外,还有 Flower、Florence 和 What Remains of Edith Finch。Flower 我没玩过,只知道是陈星汉在 Journey 之前的作品;Florence 则是 Ken Wong 在 Monument Valley 之后的作品,流程比较短,游戏性比较弱,但是音乐和画面都很好,更像是一部短片;What Remains of Edith Finch 我也没玩过,但是我好像 Steam 上买了,虽然我已经忘了当初为什么买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