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日常生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从 Jekyll 转移到了 Hexo 。我觉得 Javascript 这门语言挺漂亮的,除了其奇怪的变量作用域。起码 Hexo 渲染比 Jekyll 快了一个数量级吧(喂这样比较真的合适吗!)。

转移过去的时候其实出了点问题。大致表现就是首页的 description 里面全是汉字的 unicode 码,然后 & 又被转义掉了,导致汉字一个都显示不出来。我试图在 ejs 里面找问题,似乎是某个地方多转义了一次(<%= %><%- %> 的区别)。修了很久没修好,最后 sudo npm install hexo -g 好了。

另外前一段时间的 Arch Linux 有 3 个 bug 我修不好(其实是不想修了):

  1. 输入法的快捷键。每次启动时我都要将快捷键重新绑定一次。
  2. 休眠后的 VirtualBox 不能启动 Win7 。
  3. 休眠启动后连不上 Wi-Fi 。

前两个还可以忍,最后一个简直不能忍。于是一怒之下换了 openSUSE (jzp 眼中的“长者 OS”)。不小心丢了 .emacs.d 呵呵呵呵呵幸亏有早期备份。现在的用户体验还算 OK ,毕竟新学期新系统,新系统新气象。fanhq 表示很喜欢里面的 YaST ,希望 Ubuntu 也搞一个,感觉有点不靠谱。不习惯的一点是 Ctrl-Backspace 的 delete-word ,这个 word 的判定似乎太严格了, tabopen google.com 我习惯 delete com 而不是 google.com

为了禁水,将人人客户端从移动设备上卸载了。于是少了一堆水的时间。同时带来的就是我越来越困了,按照 jzp 的介绍:“我的室友 lyp 已经连续几天十一点起床了。”臣妾睡不够啊……

发现让自己从悲伤中缓过来的最好的方法就是让自己忙起来 —— 不过,这算不算的上一种逃避?思考人生哲学问题什么的,一个人凌晨在外面散散心也是不错的——如果有人陪那就更加美妙了。当你想起大物、微积分、电原、线代等等科目都要考试,史纲论文还没写的时候真就没时间忧伤了。

有人说这东西发出来就是 public knowledge —— 反正你也不会看是吧。有些私人信息可以不说但是雷区范围让我难以接受 —— 其实我还不知道具体雷区。而我觉得自己去扫雷挺累的……所以就不管了,安全第一。(其实雷区不可怕,雷区比一般人都大这才可怕吧。)……(安全真的第一吗?)

三点了,去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