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烟花八月上帝都

别了长沙的烟花,不知不觉来北京也有两个多月了,似乎一切还是刚来的样子。

跟风选了抽代,然后就发现我在作死了。作业答案就那么一行一句话,但是想却想了很久还不一定想得出来。 下学期的大物英电原感觉压力很大。

虽然和某人发生了奇怪的不太友好的事导致心情不好吧,但是还是有人会在我旁边的(这里得@大肉盾陪我走过不开心的时光)。我很开心有那么多的高中同学还记得我,这么信任我。

人际关系在慢慢建立中,虽然很多人都很少讲话。关系比较好的例如 hym、zhr ,当然也有关系紧张的。工作能力倒是有点低下,组长都当不好了。

参加了奇怪的赤足运动会,虽然没有拿奖,但是感觉尽力了。和@lz的两人三足,以及后来的10 * 60接力。虽然最后没分,可是也只能说尽力了。

不得不感慨THU的活动就是多。twb来宣讲,叉院各种活动,足球赛,辩论赛,虽然我没参加把,但是还是可以感觉到会占用很多时间。

阳光长跑已经开始了。三千米虽然不多,但是我也只能勉强及格的样子。每次拉着某盾去跑步,虽然速度被拖了下来但是也感觉不错。这就是所谓的存在感吧,我觉得我的存在能给别人带来一些好的改变,一些正能量,我才感受到我的存在感。(所以一开学时跟别人说找不到存在感他就不了解我对存在感的理解吧)

高中同学也组织骗几次聚餐,都感到很怀念。总能从高中同学那里找到安慰。不过那些还在所谓的怀念高中生活,说白了就是没适应大学生活吧。小伙伴们说没找到新的小伙伴,我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不要将我们忘了就好。

有人劝我不要太过于学雷锋。不过我有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看到别人不知所措,我也不知道该干些啥,只能口头上说几句安慰的话。

刷水多时间很多,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办。空间人人Feedly知乎日报主要就这几个不知道水了我多少时间。

寝室里的公共话题还是插不上嘴。大新闻什么的不喜欢造,访问量什么的不在意(那你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是啥233),奇怪的话题什么的我还未成年呢,哲学话题什么的脑子空空如也什么都编不出来。在茶园似乎奇怪的话题或者大新闻才是拉近距离的好方法,但是我都不喜欢……就这样吧。有人能相互绝对信任就好。(……包括愚人节?旧事莫提)

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